首页 > 发展 > 正文

从新东方的亏损看整个上市教育行业动态
2013-04-01 10:40:3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原文是知乎《新东方亏损是偶然感冒还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如果说去年被浑水选为做空对象,还可以喊冤,那么现在新东方的管理层不得不直面质问:是什么原因让它交出四年来的首份季度亏损报告。上周新东方公布的 Q2 财报显示,公司净亏损达到 1580 万美元,这是自 2007 年以来的首次亏损。盈利下滑是这家巨头过去一年盲目扩张的恶果之一:新增加的238个教学中心和 10000 名员工,使行政管理费用大幅上升,同比增加62.1%,而利用率在二季度创下25%的历史新低。「我和俞敏洪被浑水做空和 SEC 调查事件分心,新的扩张数量简直让我们大跌眼镜。」新东方 CFO 谢东萤这样解释导致无序扩张的根源,和他面对这一结果时的心情。在新东方,一个副总裁就具有开设学习中心的批准权,而分校校长也有借助扩张获得收入的增长的需求,这使得学校的校长找到一个关系很好的副总裁就可以得到开设教学中心的批准。不过现在,新东方已经结束这种粗放的扩张,实施了更严格的审批制...

  魏畅然:

  作为学生,曾经在新东方上过托福、GRE等课程。

  作为员工,曾经在新东方兼职,也进入过正式教师的选拔程序。

  新东方的亏损既不是偶然感冒,也不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而只是一个行业从寡头垄断市场过渡到完全竞争市场的一个必经阶段。

  艰难却辉煌的创业期

  在中国想创办一个成功的企业,总要赶上一些社会上的浪潮,迎合一些人们新的精神上或物质上的需求。

  在绝望中寻找希望 人生终将辉煌

  新东方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一批批穷二代在新东方的带领下,前往异国他乡从零开始打拼自己当代的American Dream。在如此激励人心的精神与收获丰盛的成果面前,新东方从1993年创办到2003年这十年间的迅速发展,也就不足为奇了。

  提起出国,就想起新东方。与其说这是俞敏洪创造的神话,不如说是改革开放后新一代移民潮的必然。英雄造时代的年代已经远去,时代却总会选出一些人来做它的英雄。

  强大却矛盾密布的鼎盛期

  03年到10年的这七年间,新东方顺理成章地到达了自己事业和声望的顶峰。

  从最开始的托福、GRE培训,到后来的四六级、听说专项、泡泡少儿英语、优能初高中部(加入了除英文外的其他科目)、前途出国等,新东方号称可以让一个孩子从生下来就开始在那里上课,一直上到老都有合适他的课程。

  早期的新东方就好像一个武林高手,虽然很少与人交手,却每次比武都能大胜而归。因此在江湖上不仅实力强,而且声望高,属于出尘入世的高人级别。突然有一天,这位高人开始到处找人打架,虽然还是可以三拳两脚就收拾掉街边的小毛贼,但在江湖上的声望却是日渐衰落了。没有人欣赏喜欢到处多管闲事的大侠,人们也不再像原来那样对新东方敬若神明。

  知道新东方的人越来越多,新东方看似越来越强大。但在表面强盛的背后,却也埋下了日后的危机埋下了祸根。

  机构过于庞大,原有的管理体系不足以支持其发展,开始由学校转型为公司;

  骨干教师进入管理层后,对公司内部了解更多,导致课程成本、毛利润等内部信息外流,一部分优秀教师开始另起炉灶;

  优秀教师资源的流失加上公司经营领域的扩大,稀释效应导致新补充进来的教师资源质量大幅下降。

  树敌过多,声望下降,从垄断巨头变为实力竞争者。

  后患无穷的今天

  在当初作坊式管理到企业级管理的转变过程中,需要增加大量的行政人员,人力资源成本迅速扩大,甚至超过新开课程所带来的利润。

  新东方内部有两条升职线,一条为教师岗,一条为管理岗。但是!由于为了节省人员开支并给及骨干员工更优厚的待遇,高层管理岗位往往为优秀教师所兼任!此举本是很自然的处理办法,但却大大忽视了教育行业的暴利对教师的吸引力。以个人经历为例,当时在新东方上班时曾亲眼目睹了许多年薪数十万的同事离开新东方自行创业。在这个过程中,新东方流失的不仅仅是自己一手培养起来的优秀教师,还有自己赖以生存的衣食父母:学生。 每个骨干教师的流失都会带走数量不一的学生,新东方这座大桥也难免溃于蚁穴。培训行业到底有多暴利?首当其冲就是它的零成本。办个营业执照,租间房,就可以开始上课了。只要老师讲得好,50平米也能坐100个人。这个行业根本没有任何进入门槛,需要的仅仅是优秀教师。后来笔者也在原来上级的怂恿下跳槽到了她开办的私人学校,薪水比原来在新东方直接翻了3倍。但是!在一次与学生的直接沟通中,我才了解到我看似“不菲”的课时费原来仅仅是学生交给学校的四分之一! 我辛辛苦苦备课,讲课,您就提供了一块破黑板、几张破桌椅,就要抽走4分之三的利润,作为一名教师能忍吗?我觉得不能,于是我辞职了,而且近几年也没有再踏入培训界半步。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不满意于自己的薪水,更多的是我认为培训业虚高的学费,是对于学生家长们辛勤劳动所得工资赤裸裸的压榨!我承认现在某些土大款们非常有钱,也不吝惜在子女身上投资。但每当他们把一叠人民币摔在我面前趾高气扬地让我给他们的孩子上课时,我仍然觉得这是一种侮辱。富二代们不喜欢上课,基础也不好,我当然可以带着他们玩,陪着他们天南地北地海侃,但这并不是一个教师应该做的!所以我选择退出。我很想告诉那些有钱人们,如果你的孩子能认真听课,完成我布置的作业,即使您一节课只给我100块钱我也愿意全身心地为孩子服务。如果教育也成为了有钱人才能玩的游戏,那我宁愿退出这场必胜的赌局。

  新东方的教师素质一年不如一年,这是事实。特别是新东方将分校区开到各个地市之后,那些不知名校区的教师素质,完全跟大城市的教师不在一个档次。但我还是想说,我仍然非常认同新东方教师们努力的精神。新东方内部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集体,几乎没有办公室政治,是应届生从学校过渡到真实社会的一个非常好的跳板。 我看到了太多并不是身出名校的青年教师在新东方干出一份自己的事业,因为那里是一个透明的地方,教得好就挣得多升得快。但是,就像以前很多知友们所说的,你的文凭虽然并不能代表什么,但很多时候它代表了你的眼界,就比如你不可能指望一个没出过国的老师能把GRE讲得活色生香。所以对于广大的学生们,很多时候我必须坦诚地讲,新东方总体的教师质量确实在下降。

  说到底,教育这个行业它跟其他实业并不一样。其他实业你扩大规模、升级生产线、雇佣大量底层底薪员工,是可以降低成本,扩大市场的。但教育不是,你规模再大,拼得也还是教学质量,雇一个老师就是一个老师,雇再多下一个老师的工资也不可能低到3000块。教育是一个小公司可以轻易打倒大公司的行业,这也就是为什么新东方看似这么强大,国内各种教育培训机构依然层出不穷的原因。作为一个小机构,我自己又当老师又当校长,每个月付了房租后赚的钱都是我自己的。虽然我一个月流水就十几万,但我的净利润也是十几万啊。你新东方一个月流水上亿,但你的利润能有多少呢?

  总结

  最后回到这个问题本身。

  垄断市场——暴利——更多竞争者进入——供应曲线右移——价格降低至经济概念上的零利润位置——完全竞争市场

  当然这是理想情况,实际情况会在零利润位置摇摆制造一个价格区间。而且在实际生活中,还要考虑到更多的因素,也将会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但总体的趋势是不会变的。

  垄断企业总会受到新兴企业的冲击,这对于我们消费者来说其实是好事一桩。我对新东方的感情不会比上过新东方课程的各位浅,但我还是由衷地希望新东方可以在这一浪又一浪的冲击下变得更加强壮,而不只是倚老卖老地向消费者们大打同情牌。

  即使曾经辉煌如手机界的诺基亚(当然现在新东方的处境比诺基亚强太多了),现在消费者们最希望看到的,也还是它能够拿出自己的创新来,而不只是在背后拿出一款款老爷机顾影自怜,暗自神伤。

  马云在前一段的网商大会上讲,淘宝以后的战略是扶植更多流水在100万上下的小公司,叫做“小即是美”。深以为然。培训行业也一样,每个小公司在自己的领域能都有几个骨干教师,然后每个教师都能把自己的课教得棒棒的,没什么不好。

  最后的最后,再谈一个人从新东方走出来的人,老罗罗永浩。

  做过教育的人,总有些理想主义。这点在老罗身上体现得是淋漓尽致。

  当富二代们坐在新东方VIP一对一的高档教室里吹着空调和美女老师聊天,正宗的穷二代们却只能挤在房山几百人的大教室里臭汗淋淋地背诵那上万个拗口的GRE单词时,新东方精神就已经变味了。不要告诉我说,富二代们的消费能力有多强,他们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穷二代们一节课就花得起几十块钱,我都懒得培训他们。我只知道十年前你跟别人提起新东方,大家都会觉得那里是个代表理想的地方。

  不知道最后老罗的ROM能做成什么样,但我总觉得多些这样的理想主义者,这个社会起码会变得更加可爱一点儿。

  所谓教育行业的零成本,是相对于私人小型培训机构来说的,所以当我在私企拿到四分之一学费的课时费时,我才会那么愤怒。在新东方,你很难拿到四分之一学费的课时费(如果真拿到了那收入得多可怕),但我心甘情愿。因为我知道要经营这么大一个企业,其他开支是很多的。

  其实现在很多私人培训学校都拒绝做大,因为做大了他们的成本优势就没有了。

  教书是个良心活儿。别带上民营企业的帽子就毫不犹豫地扯起盈利的大旗,当婊子还要立牌坊是很无耻的行为。

  广大的学生朋友们,请擦亮你们的双眼用脚投票,将那些整天只会灌输“心灵鸡汤”的无良学校赶出教育界。你们虽然年龄小,还没有接触过社会,但现在那些所谓的成功学真的对你们的成长没有任何意义。你们所需要的,仅仅是一颗求知欲旺盛且拥有质疑能力的内心。你们总有一天要走出校园,再优秀的老师也不能陪你们走一辈子,更没有老师可以教你一辈子应该怎样活,但我希望通过教育可以让你们知道:教育不会让你快乐,自由也不会。我们不会因为自由而快乐,也不会因为教育而快乐。但教育会让我们发觉快乐的途径,它开发我们的眼睛和耳朵,告诉我们到哪里可以找到幸福。教育告诉我们只有一种自由是重要的,那就是我们的思想。教育给予我们认同与信心,只有受过真正教育的思想才会去勇敢地追寻自己的思想。

  杜松:

  我是学而思的,但我不是来黑新东方的,就事论事:

  以下是根据我个人经历来谈新东方亏损的原因:

  我大四的时候报过青岛新东方雅思全程班(基础班 + 强化班),本想去学讲课的技巧,结果很失望,四节课下来就不想再去了,也无法退班,只好用脚来投票。 —— 结论:扩张导致质量的水化;

  我大四毕业去北京新东方面试,一面我的只有一个人,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老师,听我讲10分钟的过程中他一直看自己手机。事后三天,我通过了,但是二面要等到两个月以后。——结论:缺少合理的激励老师的制度,且招聘制度僵化。 (相比之下,我去学而思面试,每次有五位老师一位总监听,第一次30分钟,第二次笔试,第三次3个小时,第四次2.5小时而且要交逐字稿,第五次才敲定。);

  微博、微信的兴起导致口碑传播更容易,新东方不再能靠品牌的力量,因为精明的消费者有办法了解你提供服务的质量;

  激烈的竞争。无数新东方老师另立门户,有些无良老湿居然把学生带走;

  随着在线教育时代的兴起,越来越多人选择在线学习,放弃传统的昂贵的大班、小班或一对一式的学习方式。

  刘哲:

  无法从宏观层面分析这一现象,只是作为曾经的一个普通新东方学员说下感受:

  七年前,在北京通州,给我们上课的高成老师,东东老师让我知道英语竟然还可以这么学,这些老师的经历竟然可以这么丰富(那个东东老师好像是剑桥本科,据称上学期间跟某国的公主住上下楼)。虽然老师上课经常讲很多段子,调侃大长脸“玉米糊”,但是主要精力还是放在教课上。几百人的教室基本座无虚席,充实、且欢乐。

  而现在,我听说我大四英语专业的同学在雅思考过了7分(或者是7.5,记不太清了)以后已经在新东方代课了,无力吐槽。或许他们达到了代课的条件,但是跟以前那些老师相比,相差的太多太多。以上对比,多多少少能看出现在新东方的变化。

  可能这也并非是新东方的问题,个人感觉现在中国的英语培训教育都或多或少显得有些急功近利,去年在朗阁学雅思的时候小班教学,几个富二代常带着一些年轻老师的思路走,一节课下来纯粹扯淡玩了,后来靠我们几个穷学生投诉现象才得到缓解。也许这也是很多教育机构常用的方法,陪大客户(富二代们)天南地北神聊,这样谁都轻松,然后学生们考试不过,回来继续补习、加套餐、收费,有持续不断的稳定收益工作还轻松,何乐而不为。

  记得当年高成老师给我们讲过一个亲身经历:他做火车从北京去石家庄上课,对面坐一漂亮妹子,妹子或许车上无聊,跟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当问他做什么的时候,他说在一民办学校当老师,妹子“哦”过以后很长时间没理他。后来过了一段时间妹子问在哪所学校啊,没准她听说过。高成老师说“新东方。”据说当时妹子瞬间两眼放光,完成了从女神到土肥圆的进化。(这是我记得的版本,若有雷同,纯属你抄我的(*^__^*), 侵犯版权请找新东方高成老师)

  不知这个故事放到现在那个妹子会有什么反应呢。

  陈伟彬:

  想起杨澜的一问一世界中的一句话。成功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硬道理,只有这个前提成立,远见才始为远见。

  好吧,我知道是答非所问了。

  不过还记得一句,在俞敏洪做客优米网的几个小时的访谈中,他就谈到,要是时间能倒流,他就不会让新东方上市。

  他谈到,新东方作为一个教育机构,变成了上市公司,那么在这转变中注定了公司领导要用生意模式来考虑新东方的发展,每年要保持什么增长势头。提到的新东方的扩张速度就是不合理的,作为教育机构,那么就难免教学质量参差不齐。况且学校不像是普通企业,新东方的产品不是每一件的能够衡量合格不合格的商品,而是每一个老师个体。这就不能说什么分店越多越好了吧。相反,林子大了,什么老师都有,这体系感觉就需要很高的管理水平。

  访谈中也能看出,俞敏洪应该也很烦恼吧,现在时不时他的微博,都会透露出他在访谈中说的想什么去隐居看书之类的话语。

  昨天的微博,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觉得骑虎难下呢。

 

  无知少年,小小想法。不过我很赞成他在访谈中的感受,现在看来,也觉得新东方不上市可能会好点。(哈,又是马后炮了)

  很希望新东方能继续发展下去,最近在看新东方的课程,真心觉得不错。

相关热词搜索:新东方 亏损

上一篇:雷军与黄章的恩怨:小米成功于套取魅族商业机密之后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